• <u id="had9h"></u>
      <tt id="had9h"><small id="had9h"></small></tt>
    1. 收藏本站|設為首頁|English|

      新聞中心

      行業動態
      發布日期:2023-06-23 09:35:22
      何文波:綠色低碳是覆蓋全領域、貫穿全過程的系統工程

       

        “鋼鐵業的任務是轉型升級,綠色低碳是轉型的方向,但綠色低碳不是行業的某一項重要工作,而是覆蓋全領域、貫穿全過程的系統工程。”613日,在鋼鐵行業低碳工作推進委員會2023年年會暨鋼鐵工業綠色低碳技術交流會上,中國鋼鐵工業協會黨委書記、執行會長何文波如是表示,并從三大鋼鐵改造工程和兩大產業發展計劃的角度具體闡述了這一觀點。

        看鋼鐵的全局——

        三大鋼鐵改造工程中的綠色低碳主題

        習近平總書記要求我們,做好經濟工作,必須堅持系統觀念,用普遍聯系的、全面系統的、發展變化的觀點觀察和解決問題。何文波認為,綠色低碳的主導性,不僅對鋼鐵業內是這樣的,而且與整體經濟社會都有關系。鋼鐵業走向碳中和的過程,不僅是鋼鐵業自身的轉型,也是一項社會工程。以“綠色低碳”的視角為看問題的主線,會看到鋼鐵的全局,看到鋼鐵行業的各項工作都在圍繞綠色低碳主題在變化、在轉型、在升級。“行業的整體轉型的核心其實就是綠色轉型,是以綠色低碳為方向的一系列整體部署和安排。鋼鐵的使命是為經濟體系服務的,而經濟體系要實現綠色轉型,所以形成了新的需求、新的需求結構,鋼鐵要適應,要轉型。”何文波強調道。

        就正在實施的三大鋼鐵改造工程中的綠色低碳主題而言,產能置換是在優化全產業的空間布局和流程布局,這個過程本身是實現鋼鐵產業高端化、智能化、綠色化的過程。而超低排放、極致能效本身就是針對綠色低碳的目標。他特別強調,在低碳工作24字工作方針中,“抓基礎、謀突破”是前六個字,相對謀突破而言,抓極致能效就是在抓基礎,就是在抓低碳轉型的基礎工作。正在推進的極致能效工程是能夠直接產生碳減排效果而且工作成效可預測的基礎性工作,因為它的核心是最佳可行技術(BAT)的推廣應用。而數據治理又是極致能效工程的基礎工作。在極致能效工作任務中,包括三清單、兩標準和一系統,這個系統就是極致能效的數據系統。對于基礎工作,何文波提出了“兩個所有”——所有降低成本和提高效率的行為和成效都會導向節約資源和節約能源的結果,所有節約資源和節約能源的行動和成效都會導向低碳的結果。事實上,基礎工作好的企業,在同樣的工藝技術條件下,能效會更高、排放會更少

        何文波進一步辨析了抓基礎和謀突破的關系:“謀突破是少數人的事,抓基礎是所有人的事。謀突破的實現路徑是不確定的,而抓基礎的路就在你腳下。”這里說的謀突破,主要是指在鋼鐵冶金技術上對突破性技術、顛覆性技術的探索和投入。有人會成功,有人會失敗,有的有回報,有的打水漂。但這種投入是必須的,因為如果沒有突破性的技術進展,鋼鐵業是不可能實現碳中和的。根據到目前為止的預測,即使有這樣的技術突破,到2050年仍會有若干比例的碳排放要靠碳匯來解決,可見鋼鐵碳中和難度之大。抓基礎,這里指的是鋼鐵碳中和工作要從基礎工作做起。路很長,一步一步走,工作很多,首先要從基礎工作做起。“看不準的,去試,那叫謀突破??吹脺实?,去抓,措施要落實落地。所有人都要有事干。”何文波強調道。

        看鋼鐵的上下游——

        兩大產業發展計劃中的綠色低碳主題

        “以‘綠色低碳’的視角看鋼鐵的上下游,圍繞綠色低碳主線將發生什么變化,鋼鐵業怎樣與之互動,怎樣在上下游產業鏈上成為實現綠色低碳轉型的驅動力量?鋼鐵強國,要把‘強國’二字看作動詞。”何文波表示。

        對于兩大產業發展計劃中的綠色低碳主題,何文波指出,隨著全球鋼鐵業對綠色低碳發展方向的認識和理解越來越深入,僅僅研究資源總量問題已經遠遠不夠。政府要求(各國政府)、標準約束(各種新創生的標準和規則)、用戶導向(下游先行產業和先行企業)都指向一個方向——鋼鐵業的綠色轉型,涉及產品、數據、標準、認證等各個環節。這既是技術競賽,又是產品競賽,也是規則競賽?,F在各方正在籌劃“基石計劃升級版”,或者稱之為基石計劃2.0,主要研究和部署的是未來資源(主要是鐵資源)在品種和形態上如何適應鋼鐵流程低碳化變革趨勢。他表示,剛剛召開的行業質量標準工作委員會會議已經在這方面提出了工作要求,要做好資源領域的標準布局,包括直接還原鐵、廢鋼等標準都要針對低碳排放鋼的規?;a,提前做好各種準備。“基石計劃升級版”解決的仍然是鋼鐵原料來源問題,是鐵資源布局問題,但重點由總量轉向品種,因為各種可選擇的冶煉新流程都對鐵資源的品種、質量提出了新的要求,這就是鋼鐵綠色低碳轉型給上游資源產業出的題目,涉及技術變革、資源匹配、產業邊界、產業投資等領域。“形勢的發展不容我們含含糊糊,綠色低碳不再僅僅是一種號召、一種要求、一種趨勢,而是具體的法律法規、標準規則、用戶要求。”何文波強調道。

        同時,何文波指出,下游有很多領域,都需要上下游協同來解決綠色轉型問題,無論是制造業還是建筑業,無論是造汽車還是蓋房子,都有一個綠色低碳導向問題。這對鋼鐵業而言,既是約束,又是機會,為此鋼協提出并推進了鋼鐵材料拓展應用計劃。鋼鐵業要支撐、要參與、要促進建筑產業的工業化轉型,擴大裝配式鋼結構應用,特別是住宅和專用設施的鋼結構化。這本身也是一個綠色主題,體現在房屋建筑的低碳化上,運用的理念是基于鋼鐵材料循環利用綠色特性的建筑物全生命周期碳排放的最優化。這是個很復雜的工作,也是一個很有前景的工作,正在與下游產業推進的專門產業發展計劃將使這個課題不斷深化和具體化。“我有一個夢想,像造汽車一樣造房子,這個夢想一定會實現。事實上,在國家部委和上下游產業的共同努力下,這項工作已經在加速。意義不僅如此,從金屬儲備的角度講,最好的儲備就是應用,中國在此方面的空間很大。”何文波說。

        “從總體上說鋼鐵的基本減排路徑,如果用兩句話,就是綠色制造和制造綠色;如果用三句話,就是三個替代——能源節約和能源替代、資源節約和資源替代、材料升級和材料替代。”何文波提到,他在調研后給敬業集團董事長李趕坡的回信中談了對鋼鐵企業“垂直升級”和“縱向延伸”的觀點和看法,其實就是在講“材料升級和材料替代”。“垂直升級”主要是指材料升級,而“縱向延伸”包括了材料替代的主題,例如鋼鐵業如何參與建筑產業工業化綠色化轉型的問題。“用綠色鋼材去替代其他的材料,構建下游產業新業態,這是最了不起的。”他說,“這就是我們要做的事。”

        何文波進一步強調:“鋼鐵產業進入下游,也要綠色驅動,要對產業鏈升級有貢獻,要對下游技術進步有貢獻,要對下游實現綠色低碳轉型有貢獻。海外發展也是這樣,要綠色出海,要把中國的綠色技術帶出去,綠色轉型的概念要寬一些。”

        最后,何文波談到了對鐵資源變化趨勢的認識。他指出,鋼鐵發展初期,是鋼鐵的蓄積,是通過鋼鐵的流動、鐵資源的空間轉移而實現的鐵資源蓄積。鐵資源的流動是從地下到地上的流動、從國外向國內的流動、從南半球向北半球的流動。鋼鐵發展到一定程度后,特別是在像中國這樣的鋼鐵生產大國和消費大國,將不再以三個流動為主,主要表現為鋼鐵的循環,或稱鐵資源的循環——制造領域是鐵資源的短周期循環,建筑領域是鐵資源的長周期循環。“到那時,二次資源和再生資源將成為中國鋼鐵工業鐵資源的主要來源。到那時,中國也將成為世界上鐵資源最豐富的國家。”何文波展望道,“這個前景是可預測的,也是必然的,這也是綠色轉型過程我們可以期待的結果。”

      国内精品视频九九看_aⅴ无码一级a片在线视频免费_中文字幕在线制服丝袜_岛国一二三区无码视频
    2. <u id="had9h"></u>
        <tt id="had9h"><small id="had9h"></small></tt>